您当前所在的位置:官网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

3000万卡车司机的福音

  运输业的诸多盲点,这家公司要用物联网挨个击穿。

  一辆 16.5 米长的厢式货车疾驰在沪渝高速上。周边爬行的小轿车「自动」地隔离到了数十米外,没人靠近这辆公路巨兽。他们的决策是正确的。驾驶着巨兽的司机张巧为了在规定时间里到达目的地,已经喝了 6 瓶红牛,边喝边吐。

  前一天晚上,张巧才赶到上一个目的地。而 4 个小时后,他的车又装上了新货,短暂的休息也随之结束。卡车上预装的「盒子」已经感知到了他的疲惫,不断重复着「您已疲劳驾驶,请注意休息」。但这样循环往复的枯燥预警反而加重了张巧的睡意,「根本没用。」他打着哈欠说。

  像张巧这样的人,在中国还有 3000 多万。有媒体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相关数据推测,中国的公路货车保有量已经从 1978 年的 14 万辆, 增长至 2017 年的 1400 多万辆。在这些车辆背后是 3000 多万名日夜兼程的卡车司机,而他们的生命都面临着疲劳驾驶带来高危风险。

  「实际上,我们以年为单位来看,会发现每年有 2 万个司机为了物流牺牲生命。」G7 创始人翟学魂在 6 月 25 日的 G7 伙伴大会上说。为了唤醒这些即将陷入沉睡的司机,G7 会对这种情况进行 AI+ 人工 7x24 小时的实时干预。从早上到上午 10 点,G7 已经给司机拨出了 2.6 万次电话。

  八年前,熟知中国公路产业的翟学魂创办了这家以当今世界上最长的沙漠高速公路命名的公司。第一次伙伴大会上,和 G7 站在一起的 30 多人,期待能够搭建一个能够连接所有运输环节,改变整个传统道路运输业的平台。

  今天,翟学魂在 1000 多位合作伙伴的会上公布,G7 已经实现产业链上 95% 的生产要素物联网化:「我相信当一个行业 95% 的要素都已经物联网化了,这个行业保险、装备等各个方面都会发生变化。整条产业链都在重新思考自己的边界。」


G7 所连接车辆的实时数据显示|G7

  在张巧做卡车司机的十多年里,中国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突破 14 万公里。四通八达的公路网让货物的加速流转成为可能。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公布的 2018 年物流运行数据显示,2018 年全国社会物流总额 283.1 万亿元,其中大部分都是通过公路运输。

  这条庞大的产业链不仅是产业互联网中难啃的「硬骨头」,也是拥有万亿市场规模的新机会。

  物联网能做什么:击穿盲点

  从荆州到恩施途中的一段山路被张巧视为区分新老司机的一段测试。路面上仍旧残存着清晰可见的黑色痕迹。他说这是因为新手们不会开这样的路,摩擦过热引起汽车自燃而产生的轨迹。

  「物流事故当中,99% 以上都是系统性风险。比如货车司机,100% 的工作时间都在开车,因此疲劳驾驶就是一个系统性的必发事件;大货车一开就是八个小时,每天上千公里,轮胎过热引起的车辆自燃也就成了系统性的风险;大卡车重心高,转弯时的侧翻事故,也是一样的系统性风险。」翟学魂很清楚,真正造成司机在驾驶过程中遇难的原因不仅是「倦意」这一项。

  G7 需要攻克的是每一个产生风险的原因。司机的疲劳程度、轮胎的温度、车辆的行驶角度等这些隐秘的关键信息,都被 G7 的传感采集装置收集,映射到了数据系统之中,从而构建起了物联网,进行风险预警。


算法上线之后,第一个月路口风险占整个赔付率是 6.81%,第三个月便降到了 2.05%|G7

  但新的风险也在不断显现。G7 发现当司机刚刚从高速公路下道时,由于仍旧保持高速状态,所以特别容易在路口发生碰撞事件。因此,当拿到保险行业的理赔数据后,G7 花了半年的时间来研发「路口风险」相关的算法。这个算法上线之后,第一个月路口风险占整个赔付率是 6.81%,第二个月占整个赔付率是 5.45%,第三个月便降到了 2.05%。

  「物联网不仅仅可以拯救人的生命,而且可以击穿整个保险理赔的成本结构,也就是从现在 70%、80%,一步一步地击穿,先把疲劳驾驶击穿,再把路口击穿,再把盲点击穿,一步一步击穿。」翟学魂说。

  实际上,在物流这个长链条生意中,这不仅是 G7 解决某个具体问题的策略,还是改变整个行业的心得:多点开花,逐步击穿这个行业中存在的盲点。

  最近,G7 一项「简单」的业务每个月都迎来 100% 的增长。在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石城镇东庄村的中都加油站,当司机拿起油枪时,车队老板与加油站老板的银行账户便进行了互通,实时扣款,实时结算。


通过一个小点撬动一个环节,进而影响整个生态 G7

  翟学魂将这项业务总结为「物联网即结算」。他认为 G7 其实只是做了很简单的一件事:将加油枪和 G7 的系统连接,降低成本。但突破这样一个小盲点的意义却不小。一位物流行业从业者说,物流行业是一个水很深的行业,在加油这个环节上,以往就存在油卡套现、偷油这些事情。从技术上来说 G7 可能没做太多,但让交易透明就足以吸引更多的车队老板。

  通过一个小点撬动一个环节,进而影响整个生态。翻看八年来 G7 推出的每一项服务:油品服务、安全服务、运力对接、结算服务...... 这些已经逐渐拼凑除了整个行业的痛点版图。

  行业联动能带来什么:新边界

  2019 年 5 月 10 日,「好学的老翟」特地发了一条朋友圈,纪念一个特殊的日子:「今天头一次看见车辆数超过百万了」。通过对传统运输车队的智能化改造,G7 早就将这个四万亿规模市场中的所有巨头都纳入了自己的客户名单:顺丰、京东、三通一达、德邦、宅急送,和亚马逊。

  如今,G7 的智能物流系统已经连接了超过 100 万辆货车,收割 6 万多个客户。而它的「朋友圈」也在逐步扩张。最引人注目的是物流行业中的同行们开始合作了。

  在 G7 伙伴大会上,开场站台的第一位嘉宾是福佑卡车创始人兼 CEO 单丹丹。2015 年之后,滴滴的异军突起让资本市场产生了在传统物流行业再造一个「滴滴」的想法。众多「互联网+物流」公司都是在此时开始飞速发展,拿下一些快递公司「资产」的福佑卡车便是当时进场的近 200 家创业公司中的一员。去年,G7 推出的高性价比智能挂车,便吸引了福佑与其达成合作。

  福佑卡车副总裁曹华炜曾表示,从福佑卡车在线运营的 100 台 G7 智能挂车数据来看,百万公里事故率 0.12,重大事故和人员伤亡 0,明显低于整个行业平均水平。

  「当我们的智能化装备武装了物流这个行业新的效率的时候,不光是提高了它的效率,而且释放了我们整个装备产业链新的动能,我相信在未来 3-5 年的时间里面,所有最优秀的智能化装备形成的产业链会滚滚而来。」翟学魂对未来进一步的智能化充满信心。


G7 创始人翟学魂|G7

  另一方面,正如同翟学魂所说,G7 正在不断探索上下游产业的新边界。伙伴大会上,G7 宣布与日本丸红株式会社合资成立「天津吉红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专注冷链车队资产服务。创始于 1858 年的丸红株式会社是日本五大综合商社之一,在全球 67 个国家和地区拥有 136 家分支机构。而丸红旗下的子公司 PLM 是美国最大的、专注冷链挂车的车队管理运营商,已积累超过二十年的冷链挂车资产运营经验,其冷链挂车保有量已达到 1 万多台。

  翟学魂对极客公园说,这件事,其实很简单。谁先有 3000 个冷链挂车谁就赢了,因为每个省放 100 台车,客户自然会找你。

  今年,G7 的收入增长了 7 倍,达到 30 多亿,但仍然不盈利。翟学魂倒是很乐观:「我们没有短期盈利的追求。收入增长意味着我们覆盖的场景越来越多,就需要大量的技术投入。如果这个时候说去挣点小钱就没有什么意义。」

  目前 G7 的物联网建立仍旧是围绕着挂车、仓库等价值很高的资产。而随着 5G 到来,翟学魂相信能够实现全场景的物联网化:5G 之后对窄带物联网这些场景的支持,我们就能让每个托盘、每个货仓都物联网化,通讯网络对物联网的支持到一个高度之后,我们才能实现真正的物联网化。而这些将让生产力得到整体地提高。

  有这样坚定信念的,不只是翟学魂一人。去年 10 月,G7 获得了物流行业最大的一笔融资。3.2 亿美元背后,宽带资本、腾讯、中国银行、道达尔等资方也同样坚信 G7 在未来的潜力。

  责任编辑:克里斯

上一篇:苹果发布iOS 13公测版:更多专属中国用户的功能 下一篇:没有了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